一身帅气骑行服背后,是他从不言说的辛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8

  

  

  扫描AR图片,听听市民怎么说。

  

  姚晓琦床铺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。

  直到今天,很多人仍然无法接受,那个认真负责的大男孩已经离开。他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,一切都像他出门前的样子。可惜,24岁的他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在余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同事们印象中,姚晓琦每天都穿戴一身帅气的骑行服,骑着警用摩托,冒着风霜雨雪、炎炎烈日,穿梭于临平城区各条高架道路——直到5月22日,那辆飞驰的小轿车向执勤中的他快速驶来。

  姚晓琦出事后的24小时里,随着一通通紧急电话,催泪的场景不断发生……

  母亲泣不成声 想和儿子最后多待一会

  时间回到22日那天,晓琦妈妈瘫坐在抢救室外,脸色煞白,闭着眼睛自语:“不可能是我的孩子,他不会这样的……”

  大姨躺在富阳的医院病房里预备做手术,不敢说话,心里愈发恐慌,只能崩溃痛哭——她怕打听到噩耗。

  余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队的民辅警站成两排,沉默不语,祈祷奇迹发生在战友姚晓琦的身上。可惜,命运最终没有眷顾这位年轻的辅警。

  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突然走了,22岁的表妹张怡一直觉得恍惚,“那天我在上班,有人来告诉我,姑姑脸色煞白地跑出去,肯定出大事了。我打了电话,才知道晓琦哥哥出事了,而且很严重。”张怡连忙赶到医院。

  晓琦的遗体被送出医院时,姚妈妈完全崩溃了。“姑姑说,让我亲亲我儿子,别拉我,多待一会儿,最后一次了……”张怡说着又红了眼眶,“我在一旁看着,好心疼她。”

  清晨5点,张怡刚从忙作一团的晓琦家回来,碰上了80多岁的奶奶(姚的外婆)。“你快打电话问问,表哥到底怎么样了,有没有醒来。”老人看着张怡,颤颤巍巍地发问——家人还不敢告诉她噩耗。

  奶奶一连串的话,让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张怡瞬间红了眼睛。“我们还在商量怎么告诉她,因为假如以后她知道了,没能参加哥哥的葬礼,没有见到最后一面,她一定会很难过的。”

  三室一厅的套房里,临时搭起了灵堂,姚晓琦遗像放在正中央,照片里的小伙子穿着制服,胖胖的,面容和善。

  5月22日晚上开始,同事亲友陆续来到家里吊唁。“他早上6点出门上班去的,我们7点多才起床,一句话都没说上。”姚爸爸红着眼睛,声音也哑了。

  他是大人眼中的好孩子 懂事孝顺、喜欢分享

  张怡眼里,姚晓琦一直是大人口中懂事的孩子,“他从小带着我玩,什么事情都会让着我,保护我。”

  去年,张怡爸爸住院,晓琦抽空去探望,还给舅舅包了1000元的红包。舅舅压根也没想到,连忙拒绝,晓琦却腼腆地说,“我现在赚钱了,这是应该的。”

  晓琦爸爸平时爱喝酒,晓琦自从工作了以后,也经常劝爸爸别贪酒,伤身体。

  “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爸爸平时抽烟啊,咳嗽啊,哪次开车开快了,各种生活细节他都知道,还经常提醒他爸去医院检查身体。”张怡说,“爸妈在吃什么药,身上有什么毛病,现在几个小孩会清楚的?”

  张怡上一次见到表哥还是自己爷爷去世时,“四月底我爷爷走了,他作为外孙也要守灵的。我们知道他要执勤,让他早点休息,他不肯,说‘这是最后一次陪外公,一定要留着’ 。”

  表哥突然离去,让张怡对他的记忆也突然游离,好像一切都在前一天,伸手却再也抓不到了。前天,张怡看到新闻里说晓琦在宿舍放了个小冰箱,分各种冷饮给兄弟们,她感觉心被挖了一下,特别难过,“他就是我记忆里的样子,很喜欢喝饮料,又很喜欢和别人分享。”

  “他真的好年轻啊,才24岁,都没有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,我也没有好好再叫他一声哥哥,他就这样了……”张怡撑开眼镜,抹去了掉下来的一颗眼泪。

  道路顺畅通行的背后 是他从不言说的辛劳

  姚晓琦是2018年3月被招募进余杭交警大队任辅警的。此前,他在东湖派出所有过三年的治安工作经验。

  他从小喜欢摩托车,又有正义感,被选进余杭交警大队机动队做铁骑队员那天,他特别开心地通知了家里人。

  去年底,余杭相继开通东湖高架、秋石高架及望梅高架部分路段,姚晓琦与同事们在杭州市交警支队高架大队跟班学习一个月后,正式开始上高架路段执勤。

  身骑500多斤的警用摩托,穿戴一身帅气的骑行服,在风霜雨雪、烈日炽焰里穿梭于临平城区各条高架道路,解决各种故障车求助,帮助处理大小交通事故,送伤者快速送医,为救护车紧急开道……对于自己参与处理过的警情他津津乐道,多少次保障了道路安全、顺畅通行,背后的艰辛却从不说——一整套穿戴装备有30多斤重,夏天长时间暴晒的地面温度超过50℃,巡逻一次至少带5瓶水,还要时刻留意高架上疾驰车辆可能发生的危险……一切都定格在5月22日。

  昨天下午,交警大队姚晓琦的宿舍里空荡荡的,战友们依旧在各个路段执勤。

  姚晓琦的床位在靠窗下铺,床铺上的被子叠得方方正正,这是他出事那天清晨叠的,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。

  昨天清早,室友王波海和尤海峰为他收拾行李,日常用的衣物、被褥,放进三只行李袋里,东西不多,大家的动作却特别慢。

  姚晓琦的被子上压着一顶警帽,帽前正中央的银色警徽,在窗外光线的直射下,安静地反射着光……

  新闻加料

  街采

  1个路口20分钟内,记者目击2起追尾

  开车的“低头族”不少,市民普遍反感

  记者 李俪 姚容 视频 李玉萍 王翔

  姚晓琦牺牲的消息发布后,不少网友关注到了这起事件中的一个点——肇事司机在驾驶过程中曾使用手机微信,在事发前,他还有过低头动作。

  相信考过驾照的人都听过教练的这句话,“低头看挡,直接打掉”。可见,驾驶过程中视线离开正前方的危险系数有多高。那么,日常生活中,司机们真的都能做到全神贯注、不看手机吗?昨天,记者进行了街采。

  昨天中午12点,记者在环城北路和中山北路口看到,虽不是早晚高峰,这里的车流量依然不小。记者现场观察发现,该路口南向北红灯时间为2分10秒,而每次遇到红灯排队时,有超三成私家车驾驶员会使用手机,或以手持方式打电话,或打字回复信息,或浏览手机内容。这种情况导致的后果是,当信号灯转绿,车流却迟迟不动,因为个别驾驶员在看手机,未观察到路口通行情况。更为惊险的是,有少数驾驶员直接将手机挂在方向盘边,不时瞟一眼,还用手指划几下屏幕,全然不顾车辆正在行驶。

  昨天中午12点08分,两辆SUV发生追尾事故,两名车主在杭州游泳馆前等待交警前来处理。后车司机说,事发时,他低头去捡东西,没想到会一头撞上前车。过了不到20分钟,路口西北侧又发生一起追尾事故,原因依然是后车司机因某些原因走神了。

  汽车司机开车走神危险,电动车驾驶人骑车使用手机同样不安全。记者发现,不少外卖小哥都有在骑行时使用手机接单或查看导航的习惯。尽管目前绝大多数外卖小哥都按照规定佩戴了头盔,但在视线离开前方道路且单手控制方向的情况下骑行,仍然很不安全。

  对于上述现象,接受采访的市民都表示了反感。“开车不玩手机,这个道理连小孩子都知道。”市民丁先生说,因为工作关系,他在开车时接到电话在所难免,但为了安全考虑,他安装了蓝牙通话设备,避免自己在接电话时视线离开正前方。

  王先生是某机关单位的驾驶员,驾龄25年。他说,开车不使用手机是他的习惯,即便遇到紧急情况,他也一定会将车停到安全区域,然后接听电话,“高架上玩手机的驾驶员还是挺常见的,高架上限定的时速是80公里,但是很多车都以每小时40公里左右的速度慢慢开。超车时,我经常发现那些驾驶员在玩手机。”

  对于开车玩手机这件事,市民还有哪些看法?扫描AR图片,听听最真实的声音。

  严管

  电子抓拍、罚款扣分,

  杭州交警将加大处罚力度

  记者 谢珂

  据浙江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统计,截至2018年底,全省共查处开车使用手机违法行为92.1万起。今年以来,杭州市共查处与开车时使用手机相关的交通违法行为7.08万起。

  开车使用手机等不安全驾驶行为一直都是交警部门的整治重点。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规定,驾驶机动车时拨打接听手持电话的扣2分,罚款20元至200元;驾驶机动车行驶时以手持方式使用电话的,未造成事故,罚款50元;造成事故,罚款200元。

  得知姚晓琦牺牲的消息后,有市民对整治开车玩手机提出了这样的建议:“如果像管理斑马线礼让行人一样,加大对于开车玩手机的处罚力度,我相信开车玩手机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少。”

  近年来,杭州交警将开车使用手机这项违法行为作为全市“两治一整”“一创一治”系列整治工作违法查处重点,并针对诸如开车使用手机等车内“隐性”违法行为,运用科技设备图像二次识别技术,加大对驾驶员开车使用手机违法行为的处罚。